在我碼這篇文字的時候,淘寶雙十一的銷售已經過了240個億,是不是能夠超過300億其實我不太關心,因為今年即使超不過,明年也一定會超過的,至於說明年是不是能超過400億,則要看經濟發展以及我們這裡印鈔機的轉速了。這事兒讓人關心的只有一點: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民間的、自發的購物節?    
  對此,我們首先應該向馬雲先生致敬,並不是因為他創造了淘寶或者阿裡巴巴,而是他真正用支付寶解決了網購中最困難的門檻:信任成本。記得我還在做記者的時候,幾個海歸的創業者回國做了一個東西叫做易趣,我還專訪過其中那位美女。今天我不再是記者了,而且在淘寶上有了一個生意不錯的網店,那位美女也不知道去了哪裡。說起來易趣最大的問題就是沒解決這個信任成本,大家都能在網上買東西,而別說屏幕對面是不是個騙子了,甚至是不是一條狗你都不知道,這樣的生意在我們這個偉大的國家裡是做不成的,騙子總是太多,而傻子總是不夠用。
  支付寶解決的問題就是這麼個問題,它讓買賣雙方都可以安心交易,反正買家付了錢之後才會收到東西,而賣家只有在買家簽收了才能拿到錢。至於什麼投訴反饋其實都是枝幹,有這個交易平臺保證了大家不見面交易的安全性,網購才真正地形成了規模。
  至於說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民間自發的購物節,我想用個例子來解釋一下。
  前兩天恆大與首爾爭奪亞冠,我打賭說恆大能夠3:1輕取首爾,如果不能的話我網店里的橄欖油三折接客。當時我對於這事兒沒覺得怎樣,畢竟橄欖油不是誰都會用的,就是輸了也沒幾個錢。事實證明我錯了,6個小時之內被買走了1.2萬瓶橄欖油,整整一個貨櫃的貨消失在了風中。這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居然忽略了一個最為基本的商業規律,即價格永遠是敏感點,東西是不是真的有用很多人並不考慮。不但是對於價格敏感的國人如此,比較有錢的發達國家人士聽說哪裡大減價,也是四蹄蹬開沖將過去的。
  這就是所謂的“低價幻覺”。到底是不是低價誰也不知道,反正聽說低價、而且是那麼多商店統一降價肯定是必須衝上去的,有很多人覺得賺一塊錢的價值不如省一塊錢值錢,更多人是覺得自己多賺一塊錢很難,省一塊錢倒是可能做到,於是,在一個巨大到無邊無際的虛擬市場里,搶購就這麼發生了。到底是不是真的省了錢,估計大家算法不同吧,我這人是只賣不買的,這筆賬我知道怎麼算。    
  這個問題除了上面那個答案之外還有個反問:難道你覺得官方能做起來?淘寶怎麼說也是民營企業嘛,要是跟那些官商似的,這事兒根本不可能。至於說為什麼是這個日子,大概就要歸功於網絡興起之後的各種宅男宅女了,這個日子不過是個網絡時代的隱喻與象徵,象徵著一個人可以從網絡上找到所有生活必需品,以至於每個人活得都像個購物狂歡中的光棍兒。
(原標題:[街談]我們像是活在購物狂歡中的光棍)
(編輯:SN093)
創作者介紹

美國留學

io35iovj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